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资讯 > 酷狗音乐陷巨额合同纠纷,音乐众筹模式亟待监管内容

酷狗音乐陷巨额合同纠纷,音乐众筹模式亟待监管

2019-10-01 04:23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根据酷狗音乐此前发布的圆梦计划指南显示,主播以一种类似于众筹的方式,通过粉丝打赏的礼物获得“基金”,并用于数字音乐专辑的制作。在酷狗的商城页面,主播可选择不同价位的歌曲,待目标筹集金额达齐,购买并联系音乐制作公司录歌制作。今年4月,有消息称,该计划造成音乐人损失过亿。

  多家音乐制作公司人士向蓝鲸TMT记者指出,今年2月酷狗开始不按时结算,4月发通知称暂停音乐商城;因为酷狗中断交易、不能按期结算费用,导致制作公司、主播和用户蒙受损失,其中制作公司的损失尤为惨烈。仅记者所在微信维权群,就有近30家制作公司正进行维权。

  “钱我们都垫出去了,有的还是借的高利贷”、“花呗、借呗、信用卡全空,我这一个月都没怎么吃东西了。前天还是朋友带我去吃了一顿沙县小吃的蒸饺,8个饺子我三秒钟吃完。”对方说道。更有甚者,有制作公司负责人向蓝鲸TMT记者称,工作室规模小,酷狗最终若不结帐将为其带来几十万元的巨额债务,是在逼其跳楼。

  对于音乐制作人反映的上述问题,蓝鲸TMT记者向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求证,截至出稿对方尚未回应。

  酷狗买断音乐版权却拖欠款项,超3000首歌曲尚未结算

  李帆来自一家音乐制作公司,他们主要为腾讯音乐旗下酷狗音乐的直播平台上的主播们做定制歌曲。首先将歌曲Demo上传到酷狗5sing音乐商城,酷狗主播选择并购买后再录制成歌。从酷狗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商业模式不仅能为自己的直播业务培养、储备优秀的艺人主播,同时也能为自己的音乐业务收购大量版权。

  根据蓝鲸TMT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合同显示,合作事项中规定,音乐公司作为乙方,将其拥有除署名权以外的所有著作权全部转让给酷狗旗下的广州齐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齐鼓文化”),而该转让形式为酷狗独家买断,且不可撤销。工商信息显示,齐鼓文化的股东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华强致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为前者子公司;换言之,齐鼓文化为酷狗全资控股公司。

  

  在王方的记忆中,2019年2月酷狗就开始拖欠款项,但当时正值过年,且他所在的制作公司才刚刚加入圆梦计划不久,因此并未过多在意。但到了3月,事情在他眼中开始越发不对劲。

  “正常情况下,将成品上传至网站、填好这段时间所有制作歌曲的表格,并将创作人的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邮寄到酷狗,他们收到后的15个工作日会结算给我们70%首付,我所知道的公司都还没收到剩余的30%。而且从3月开始,(酷狗)就不结算了。“王方表示。

  而现在的情况是,不少音乐制作公司的作品连审核都没有通过,更谈不上后续的结算回款。

  对此,酷狗在今年4月下发的一份内部通知中表示,由于客观因素制约,暂停音乐商城,并给出了音乐制作方两个选择:3000元/首歌转让词曲版权,或者10000元转让词曲版权加录音版权。

  

  但这样的条款近乎引起公愤。音乐制作人李帆算了一笔账,按最低3万元制作费用的歌曲来作为标准。首先,酷狗会要求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按3%比例交税,对于年收入超过300万元的,所得税需要再扣除25%。即歌曲还没开始做,就只剩下21600元。

  “作词、作曲平均成本超过5000元,编曲混音平均成本要好几千,录音要花费1000至2000元,再算上和声、Demo、人工、房租水电,真正到手能有5000元就算不错了。”他说道,做这项业务只能靠走量。

  “从音乐制作方的角度来说,选择酷狗,一是因为有过合作,比较信任,对网易云音乐或者抖音等了解不多。二是通过主播能让自己的歌曲得到更多的曝光。”制作人张鑫告诉蓝鲸TMT记者。

  不少人质疑,酷狗方面以歌曲质量为由故意压价。“酷狗觉得我们是用三四千元的质量来完成的,没有达到三万元的标准。酷狗方面对成本的构成是想以制作人包括词曲作者的知名度来计算,如果是给冯提莫这样的大流量主播,他们给予的制作费会特别高,如果是没有名气的就想低价收买作品。”

  

酷狗三.png

推荐阅读: